2017年4月24日 星期一

再給香港大學校長寫信:撤兩理科主修違背香港利益和程序失當


香港大學校長較早時給我回信,只是強調大學高層一致支持理學院院長作出艱難決定的權力(以及他的責任),原文:The senior management team unanimously supports the Dean’s right (and indeed his obligation) to make difficult decisions ….,把事情簡化為「權力」單一帶着法律味道的議題,不談任何原則性問題,例如大學的哲學、價值觀、管治等。

校長來信只談權力,不講道理

今天給他寫了跟進信,指出:

-      香港的前途在科學,政府推動科學與技術,此時撤兩理科主修是逆潮流的和違背香港利益
-      院長在學院事務委員會和大學教務委員會開會討論此事件前自行宣布「決定」,不符既有程序,要求校長出示有關院長「權力」來源的大學規條
-      以英國帝國學院「物理+音樂」學位為例,顯示學生少不是撤主修的理由
-      大學高層應以大學和香港整體利益為前提,檢視理學院院長的「決定」

信件全文見下:

Dear Professor Mathieson,

Deletion of the Majors of Astronomy and Mathematics/Physics

Thank you for your letter dated 13 April 2017.

It is noted that the complex subject was reduced to a single, legalistic issue, that of “the Dean’s right (and indeed his obligations)”.  Silence prevailed over reason regarding key issues like university philosophy, values, principles and governance.

That “obligations” came in brackets after “right” is an apt description of the present case.  The Dean is always emphatic about his power and authority and less than enthusiastic in fulfilling his obligations to the community and the academia.  Such behaviour is ill omen for HKU’s future.

Science we now all know is THE future.  The Government is pushing for STEM.  The Dean and indeed all university colleagues are obliged to expand, strengthen and enrich learning opportunities in science, to prepare students to collectively serve society for its long-term sustainability.  To cut study options at this point in time is, as the Dean likes to put it, “simply” wrong because it is against Hong Kong’s interest.  If “obligation” had been given due consideration alongside “right”, the Dean should have strove to increase the number of Science Majors, not to reduce it.

On “right”, it would be appreciated if I and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could be shown the university statute which confers the Dean the “right” to “notify” the Physics Department early in January 2017 about the “decision” to delete the two Majors well before any deliberation by the Faculty Board or the Senate. 

The introduction of even a course, not to mention Majors, requires Faculty Board approval.  It follows that their cancellation requires at least Faculty Board approval.  By the same token, important decisions relating to Majors fall within the realm of the Senate.  The Dean cannot unilaterally delete the two Majors before Faculty Board and Senate approval.

While the senior management may support the Dean in making certain personal decisions, it has the obligation to ensure that those personal decisions are put through due process for transformation into institutional decisions.  Otherwise it would become autocratic rule, at odds with true university spirit and contemporary values.  I imagine that you are aware of the law case associated with Professor Evans during his time at Queen Mary University of London.

I reiterate that small enrolment number is not a sufficient reason to delete Majors.  Imperial College for example runs a “Physics + Music” degree programme.  The annual numbers of entrants since 2013 are 0, 2, 2, 0 and 2.  But IC takes pride in retaining the programme because it is demanding and attracts bright students.  The Astronomy and Mathematics/Physics Majors are in the same category.  To delete them on the ground of small student numbers is untenable.  It would tell the world that HKU has lost self confidence and academic courage.

I continue to hope that the University has the wisdom to appreciate its responsibility to Hong Kong in terms of science education especially at this juncture in the city’s development.  It should not let myopic views like “saving a few dollars today” overshadow its fundamental, long-term education responsibility and obligation.  Senior management may choose to support the Dean’s right to make decisions, but it must not agree with the substance of those decisions where it damages university and community interests.  I still request that you review the substance of the “decision” to delete the two Majors.

I shall take up your suggestion of contacting the Provost and the Dean.  But I shall also await the information on the university statute mentioned above.


                                      Yours sincerely,
                                                      Lam Chiu Ying



2017年4月16日 星期日

大學欺凌風化案例 – 失去靈魂後的必然墮落


傳媒最近廣泛報道香港大學兩宗欺凌風化案例(註12),社會譁然,作為校友,心痛無以名狀,更令人咋舌的是:事件曝光後,李國賢堂的幹事會堅稱「不涉欺凌成份」,甚至認為「公眾對香港大學舍堂產生誤解」(註3),對事件超越社會道德底線和可能涉及刑事罪行毫無覺醒。

雖然涉事學生只是全體學生的極少數,但是經過幾天的沈澱,我看到這是大學失去靈魂後的必然墮落。

大學作為高等學府,本應有高尚的靈魂,守護和傳承世間學問,為人類謀福利。學者以情操和學養,領導學問的開拓,引領學生走到學科的前緣,以及培育他們的道德精神,促進他們畢業後貢獻社會,最低限度不藉知識為非作歹,這個說法正好是香港大學校訓「明德格物」 Sapientia et Virtus)” 的本義,其中Sapientia是智慧,Virtus 是道德,到香港大學的學生不只是來學知識,還要學做好人

前校長徐立之說過:「明德比格物更重要」(註6)
三月底港大理學院撤銷「天文」和「數學/物理」主修,回應事件時我說過:「商業主義佔據了大學高層的思維,使他們忘記了大學的本質,忘記了教育的本分」(註4)現在看來,商業主義入了侵大學,不單影響學術決定,還偷走了大學的高尚靈魂。

香港大學一百周年主題曲以「明我以德」為題(註5),凸顯向學生傳授道德觀念包括明辨是非能力的重要性,但是如今商業主義蓋過一切,爭名逐利成為主流,「道德」不在大學資助委員會視野之內,誰會花力氣去「明德」?

為了追逐「世界排名」,教授們淪為寫論文的機器,教學工作得不到重視,另一方面,商業思維錯把學生視為顧客,導致學生評教授可以令教授丟掉飯碗,而學生考試成績差則反而要教授解釋等怪現象,本末倒置,學生變成主體,指點江山。教授既害怕學生的劣評,又害怕他們考試不合格,課程極力遷就,以免學生卻步,害自己飯碗不保。時間一長,學生滋長趨易避難的心理,有重大學術和社會意義但是艱深的課程學生數目下降,商業思維使大學陸續刪減這類課程和撤銷相關學系,「以學問服務社會」的崇高理想抛諸腦後,大學的高尚靈魂備受摧殘

在這個氛圍下,部份學生自視為顧客而坐大,欠缺自律者更變得放肆,不少學生失去對學術的興趣,入大學但求容易畢業和盡快賺錢,他們的人生價值觀念尚未成熟,但是得不到老師以崇高理想或道德觀念給他們引路,結果把社會的低俗以至不文的風氣帶入大學,不少大學高層和老師害怕嚇走顧客,見到學生行為有違社會規範甚至非法,也噤若寒蟬,不敢公開點出或指責,有時甚至過度維護,把學生竉壞,做了壞事也沒有甚麼後果,以致他們無法明白低俗不文是社會不容的行為,部份甚至誤以為是英雄好漢的威風表現。

在學生成為主體的背景下,我們不難理解何以香港大學學生宿舍的管治會脫離正軌,以致不當行為如夜半三更硬要宿生起床參加所謂宿舍活動,參選各種委員會(所謂「上莊」)的同學被「老鬼」諸般玩弄和侮辱等存在多年,近年甚至愈演愈烈,以「傳統」之名包裝欺凌風化行為,這些都是公開的秘密,但是校方不敢得罪「顧客」,投鼠忌器,放軟手腳,直到今次見報,社會強烈反彈,才見其中一個宿舍採取懲戒行動,令人不解的是另外一個宿舍依然我行我素,而校方束手無策,毫無跟進行動。

香港大學現時處於一種迷失的狀態,在追名逐利中浮沈,丟了崇高的靈魂,格不了物,明不了德,至於學生,他們處於人生矇矓時期,得不到正確引導,誤入歧途,陷入風化和欺凌的泥沼不能自知,也無法自拔。醜聞曝光,涉事學生固然有責任,但是被商業思維控制了的大學沒有「明之以德」,也不能置身事外

我們必須問:成立大學所為何事?大學的高尚靈魂究竟去了哪裏?大學的方向由誰決定才對?怎會是學生?大學還講道德和社會責任嗎?

要感應甚麼是大學的高尚靈魂,我們可回溯到1950年代的新亞書院,錢穆、唐君毅、張丕介等諸位先生,在極度艱難的情況下,以遠見、胸襟、熱誠、學養興學傳道,成就一代新儒家思想,他們不求名利,沒有商業計算,體現了真正的大學高尚靈魂!香港大學正在物色新校長,會找到另一個錢穆嗎?

總結一句,商業主義令大學沒有做好教育的本份,欺凌風化事件是大學失去靈魂後的必然墮落,大學一天不找回它的高尚靈魂,欺凌風化事件將會重複又重複


1     文匯報  2017年4月5  「選莊遭下體滴臘 港大查集體欺凌」  http://paper.wenweipo.com/2017/04/05/ED1704050003.htm

2     東方日報 .2017年4月6  「港大再爆集體性欺凌」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406/00176_061.html

3     HK01  2017年4月6  「李國賢堂幹事會:不涉欺凌成份 學生宿籍已被暫停」  http://bit.ly/2o3w0UV

4     《草雲居》2017325  商業主義霸道下的大學 - 從香港大學說起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hk/2017/03/blog-post_25.html


5     香港大學一百周年主題曲 《明我以德》  http://100.hku.hk/galadinner/song/


6     見:「明德格物!香港大學校長:大學為理想 不為排名榜」  http://bit.ly/2ppchzQ


 

2017年4月14日 星期五

香港大學理學院院長抹黑質疑撤銷主修決定的學生


昨天(4月13日有機會與香港大學理學院的學生交談,才知道他們早於3月22日已經給理學院院長發了信(見下)。

同學寫的信有理有節,直擊要害,但是院長至今沒有回信,只在不同場合聲稱是「正確的決定」(註1)。

可惡的是他一路避談大原則,最近竟轉為抹黑提出反對的同學(註2),手段跟他在 Queen Mary University London 工作時一樣,遇上反對聲音時,針對相關講師,粗暴地取消其課程,後來更解僱該講師,引起公庭對簿  (Allen v Queen Mary University of London),法庭最終判了是「不公平解僱」 "unfair dismissal",看來此君行事心態極有問題,香港大學校長宜及早管好院長,否則早晚搞出不必要和令學校丟臉的官司。


1     薄扶林速報  201744  「港大理學院計劃取消「天文」及「數學/物理」主修事件簿」    https://pokfulamherald.com/2017/04/1245/

2     薄扶林速報  2017411  「理學院院長Evans:反對聲音來自少數想大學優待兩主修的同學」    https://pokfulamherald.com/2017/04/1309/
3     來源:https://www.warnergoodman.co.uk/  具體內容:https://goo.gl/y96UwW

           =          =          =          =          =          =



就貿然取消「天文」及「數學/物理」兩個主修
致香港大學理學院院長之公開信
敬啟者:

我們對於香港大學理學院貿然決定於2018/2019年度起,取消「天文」及「數學/物理」兩個主修,深表震驚及遺憾,並期望理學院能撤回有關方案。
閣下在回覆香港大學學生會理學會查詢的電郵中,指出過去數年間,每年僅有數名畢業生主修「天文」或「數學/物理」,形容「學生已用腳投票」,故以善用學院資源為由,計劃於2018/2019學年起取消這兩個主修。
任何主修的改動,絕不應該倉促決定。理學院素來有良好架構機制,以確保各個學系的學生及教職員等持份者,就各項決策得到足夠諮詢。然而,是次理學院在欠缺妥當諮詢的情況下,斷然取消相關主修,做法令人深感失望。據了解,院長未曾與理學院課程發展委員會商討任何主修之刪減,亦未有諮詢學生代表意見,有違反正常行政程序之嫌,亦有悖港大師生共治原則,違反程序公義。
我們認為,理學院以「有效使用撥款」為由削減主修科理據不足。現時「天文」及「數學/物理」兩個主修科的大部份科目,均由物理學系和數學系開辦,由於這些科目均屬於數學學系及物理學系主修及副修之內,單靠取消主修,根本不能節省任何資源。我們難以理解此舉如何有助善用資源,因此我們要求閣下澄清「殺科」如何達至善用資源之目的。
閣下表示學生「已用腳投票」,以行動篩選出可被擱置的主修。誠然,主修「天文」及「數學/物理」的畢業生人數不及其他熱門學科,但我們認為一門學科畢業生數目多寡,並不能完全反映該學科的貢獻或其存在價值。畢竟,即使學生憑喜好選擇主修科,亦不一定能符合該科的要求,完成自己原定主修。而且,理學院與教育學院合辦的「教育學士及理學士(雙學位課程)」目前並不接受「數學」主修,若學生有志透過修讀該課程成為數學教師,必須主修「數學/物理」,並無他選。再者,港大理學院是本港唯一開辦「天文」主修的院校,天文學亦是物理學系其中一個科研強項,有志修讀天文學的學生理所當然會以港大理學院作為首選,取消「天文」主修無疑是自毀長城,斷送本身的獨特優勢。閣下單以畢業生人數少,而認定有關主修為「小眾課程」,並指推行有關課程為「浪費學術時間」,此論調令我們深受冒犯。
除此之外,我們認為因為是次事件牽涉到同學切身利益,所以理學院理應向同學作諮詢。對於閣下完全沒有作任何諮詢,便執意推行此政策,我們深感遺憾。
理學院一直以「擴展學院的科學學術領域」為己任,然而現時減少 「多元及推動探知的學科」的做法,與閣下於 「院長的話」提出的期望背道而馳。身為理學院學生,我們對目前擁有廣泛而多元化的課程選擇深感自豪。倘若理學院管理層認為課程出現問題,理應評估箇中原因,並提出改善措施,而非直接取消課程。理學院有責任確保學院畢業生的競爭力,而取消兩個主修無疑只會帶來反效果。我們懇請閣下慎重考慮撤回是項令課程倒退的方案。
此致
香港大學理學院院長艾宏思教授
                                                                        香港大學學生會理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教育學會
香港大學物理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理學會生物化學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理學會生物科學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理學會化學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理學會環境生命科學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理學會食物及營養學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理學會數學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理學會統計及精算學會
香港大學地球科學系地球科學學會
香港大學理學院環境科學學會
謹上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二日


2017年4月5日 星期三

給香港大學校長的信:理學院撤銷主修的問題


就香港大學理學院撤銷兩個物理學主修事宜,向香港大學校長發了跟進信件。

主要內容包括:撤銷兩個主修未經理學院委員會或教務委員會討論和正式通過,不減資源而減少主修是低效率,院長罔顧物理系用了多年建立高學術成就的天文團隊,此刻撤銷主修對已在JUPAS系統填了志願的申請入學學生造成誤導。

我要求校長查清決定是否未獲正確授權,以及否決理學院院長有關撤銷兩個主修的宣布。

信件原文如下:

Dear Professor Mathieson,

Cancellation of the Majors of Astronomy and Mathematics/Physics

I refer to my letter dated 22 March 2017 requesting you to review and reverse the decision of the Dean of Science Faculty on the cancellation of the two above-mentioned Majors.  I am awaiting your reply.

In the meantime, a number of issues have emerged.  They deserve your attention and urgent responses lest damage is done to HKU.

Firstly, the cancellation of the two Majors has apparently not been deliberated nor approved by the Science Faculty Board.  That it was announced by Professor Matthew Evans as fait accompli is jumping the gun and ultra vires.

Secondly, on being questioned by students, Professor Matthew Evans apparently stated that the cancellation of the two Majors would not result in any cutting of staff or courses.  But he had previously said openly that “teaching niche programmes is I am afraid too inefficient”.  If efficiency is indeed the key consideration, then I am afraid delivering two less Majors with the same resource is terribly inefficient on the part of Professor Evans.

Thirdly, the Physics Department has spent several years in building up a strong research team in astronomy as part of its strategic development plan.  In making the decision to cancel the two Majors in haste, Professor Evans has blundered by:
(a)     failing to appreciate and understand this established strategy,
(b)     failing to recognise the immense investment in time and effort to build up this strength,
(c)     extinguishing students’ enthusiasm in this fast-growing academic area, and
(d)     demoralizing the astronomy team to the detriment of the University.
Professor Evans has been in post less than one year.  To rush into the present decision without due consideration and consultation is bad practice with undesirable consequences.

Fourthly, secondary school students have already made their choices under the JUPAS system for 2017 entry based on information available from universities at the time, including the existence of the two Majors.  Cancellation at this point in time could generate complaints from potential students about HKU misleading them and causing them to make wrong decisions.  Making the decision now is therefore bad timing.

In the light of these issues, it is obvious that the action taken by Professor Evans to cancel the two Majors NOW is improper and ultra vires, poor resource management, poor academic judgment and poor timing.  His move is very damaging to HKU.

You are requested to investigate into whether the cancellation of the two Majors has gone through proper procedures within the University.  You are also requested to reverse quickly the cancellation of the two Majors, to ensure that the academic strength of the Physics Department is reflected in undergraduate education at HKU.

We urge you to act quickly to defuse the situation by announcing to the public that the two Majors would continue to be offered by HKU.


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

商業主義霸道下的大學 - 從香港大學說起

香港大學理學院最近宣布下學年取消「天文」和「數學/物理」兩個主修課程,引起強烈反彈,原因之一是理學院院長說:Students have simply voted with their feet
這個說法讓人想起超級市場的經營方式,貨架上暢銷的貨物會加貨和移到顯眼位置,滯銷的貨物則會停售,決定純以爭取最大金錢利益為依歸,不用管貨物是什麼東西,以及貨物具有什麼社會意義。院長的說法等同認為:大學是商業機構,理學院是超級市場,課程是貨物,學生是顧客,反映數十年來大學教育界在香港社會重商大勢的壓迫和薰陶下,商業主義佔據了大學高層的思維,使他們忘記了大學的本質,忘記了教育的本分
大學的根本社會責任是守護、承傳和弘揚人類社會的知識和智慧,讓知識服務人群,為大眾的美好生活作出貢獻。英國的劍橋、牛津,美國的哈佛、耶魯,中國的北京、清華,都在歷史的長河裏交出成績,為時代開出思路,引領社會面對轉變,協同構建宜居的社會環境,幫助解決人民安居樂業的問題,因此成為世界尊崇的學府。在大學的運作中,主要的考慮因素是學術價值和對人類生活的重要性,而不會是某個時刻仍然處於朦朧時期和有待教育的學生的「選擇」。
過去數年,香港大學的校長在多個場合向舊生表示,要把香港大學辦成「偉大的大學」(GREAT UNIVERSITY),令人對未來頗有冀盼,期望港大拿出遠見、世界視野、胸襟和氣魄,立足學術,放眼人間,幹一番事業,積累功業,成為東亞的劍橋或哈佛。可惜現實裏我們見到的是另外一個版本。
香港的大學包括香港大學,資助主要來自公帑,由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發放,辦學無可避免受到教資會的節制。1993年起,教資會歷任主席是梁錦松、鄭維健、林李翹如、史美倫、鄭維新和唐家成。梁和林李是銀行界,另外四位都與金融證券界有密切關係,因此商業思維,尤其講錢的傾向,對大學有很大的影響。教資會治大學如治公司,講成果(outcomes),講關鍵表現指標(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總之要量化,講數字。大學的崇高目標無法量化,無法在商業運作體系裏表達,結果漸漸湮沒在教資會和大學之間的文山會海之中。大學裏瀰漫講「錢」、講「效率」、講「爭取資源」的氣氛,學生多寡決定眾多學系和課程的命運,教授變了寫資助申請書的機器,大學甚至要開班教教授撰寫申請書!
如今守護和承傳知識漸漸變成陌生的概念,大學變成商業運作,念茲在茲的是「爭取資源」、「提高效率」。經過多年發酵,教資會和大學高層錯誤地把學生數目視為業績,形成「學生少」是低效率的觀念。多間大學的冷門學系,無論對學術或對人類有多重要,都要面對撤科、撤系的壓力,今次香港大學理學院撤「天文」和「數學/物理」主修,只是冰山一角而己。
院長就撤消主修課程說得很白:「本系不能負擔學生很少的主修或課程,我們必須高效率地運用資金,我認為教授小眾課程效率太低,浪費時間,教師的時間應該用在提高教育較多學生的質素。」 The Faculty cannot afford to mount majors or courses that have small numbers of students, we have an obligation to use the funds provided to us efficiently and teaching niche programmes is I am afraid too inefficient and results in a waste of academic time that is better spent in increasing the quality of education for larger numbers of students.)但是對被撤主修課程的學術意義則隻字不提。
「數學/物理」這個主修課程,跟一般的「數學」或「物理」主修不同,焦點在理論物理學,這個主修是物理學的皇牌,因為物理學理論的突破,往往聯繫到新的數學範疇,如相對論和黎曼幾何學、粒子物理和纖維叢理論及稍後的弦論等,為此專門組織兩科緊密配合的主修課程是必要的,以便創造條件給高能力同學走到近代物理學的前緣,為未來的物理學培育人才,這個主修課程是香港大學走向「偉大的大學」的構成部分。
至於「天文」主修課程,範圍覆蓋物理學研究的兩端,即是極大的宇宙和極小的粒子,是物理學最古老但又充滿活力的一支。由於太空觀測科技突飛猛進,現在是天文學大步向前的時機,「偉大的大學」豈可置身事外?事實上,北京大學甚至設有獨立的天文系,香港大學此刻撤科自殘,等於主動從「偉大的大學」名單缺席。
談了兩個主修課程的學術價值,讓我們回到學生「用腳選舉」的問題。我們必須認清大學究竟為誰而設?大學是知識的守護者和承傳者,是為社會而設的。大學的教學工作,是從中學接收學生,透過課程授予知識,以多元的學習機會豐富他們的閱歷,培育學生成為才德兼備的成年人,畢業後輸送給社會,讓他們以知識和德行參與社會生活,協作建設宜居的生活環境。社會是接收大學工作成果的群體,因此社會才是大學的顧客,學生不是。
大學提供什麼課程,應視乎社會的需要,要成為「偉大的大學」,則「社會」是全球人類,不再限於香港一地居民,因此課程對全球人類的學術意義成為主要考慮。有些課程因為其特殊性或高要求,例如哲學和今次牽涉的主修課程,學生數目少幾乎是理所當然的,但是由於它們具有重大學術價值和社會意義,大學必須承擔社會責任,堅持提供課程。大學必須認清學生不是顧客,大學的存在不能依附在學生的喜好之上,更絕對不應以「學生少」或「學生以腳投了票」為由,取消有重大學術價值的課程,反而應該多做工作,教育學生認識這些課程的重大意義和提升相關的教學和支援,促進更多學生報讀才對。
講到底,今次撤銷課程事件反映香港社會給商業主義牽着鼻子走的現實,大學的決定是在這個現實下的潛意識反應,至於有關課程學生少,則反映一般學生受「向錢看」社會氛圍的影響,失去了對自然世界的興趣。
時至今日,我們必須知道,香港的長遠未來全賴我們把握好科技創意,大學是做好這件事的關鍵,但是商業主義的長期霸道,令各大學陷於短視,沉迷於「效率」、「資源」,丟掉學術觀和世界觀;學生也同樣短視,視大學如職業學校,但求畢業和「搵錢」,這些都是很壞的徵兆,長此以往,香港只會繼續沉淪。
撤科事小,背後的意義事大,商業主義霸道一日不除,大學困局難逃,香港命運難說。



2017年3月5日 星期日

住屋是社會安定之本,房屋政策必須重歸正軌


政府的根本功能在保障人民的生存和生活,除了乾淨的空氣、無害的飲水、最低限度的溫飽,恐怕就輪到居所,因為有適當的居所,人才能展開家庭生活,生兒育女,照顧父母,工作勞累時可以回到舒適和溫馨的基地,家人互相扶持,休養生息,補充能量,然後精神抖擻地再投入工作,與全體市民共同建設美好的社會,可以說,溫飽之外,住屋是社會安定之本。

可惜香港回歸之後,在財勢人等影響下,香港政府的房屋政策誤入歧途,導致今天出現公屋數目嚴重不足和私樓癲價遠離民生水平的局面,住屋困難持續多年,港人的怨憤不斷累積,2014年「佔領中環」表面上是政治事件,但是普遍和難以宣洩的怨憤也許是主要的導火線。讓我們回顧香港政府房屋政策的概略歷史,再談怎樣走出目前的困局,為社會長遠安定創造條件。

1953年石硤尾木屋區大火 (鳴謝:http://www.hkhselderly.com 
殖民地政府一向不與基層交往,但是1953年石峽尾木屋區大火,超過五萬人家園盡毀,不妥善處理,大有可能造成社會動蕩,政府不敢怠慢,一年後原址建成八幢六層高的「第一型」徙置大廈,安置火災災民,成為多層公屋的鼻祖。1967年社會動亂之後,施政主調是確保社會穩定,政府相繼推出多項爭取華人社會支持的措施,重中之重是1972年展開「十年建屋計劃」,為180萬人提供廉租居所,1976年更推出「居者有其屋」計劃,協助中低收入家庭成為居屋業主(註1),社會瀰漫安居樂業的氣氛,此後二十年是香港社會安定的黃金期。

可惜1990年代起,香港富裕起來,時勢讓一批地產商成為富豪,人們欣羡之餘模糊了住屋的概念,「用來住」的房屋變成「投資」的物業,不少人為自己住的單位升值而高興(雖然他們賣掉物業後其實無家可歸),而未能醒覺樓價飇升會對未來置業者造成的困難,少部份「聰明人」則透過投資/投機,藉樓價的升浪而發財,成為新一代富翁,使更多人被「地產」迷倒,視之為經濟新引擎,其中一個是2005年出任行政長官的曾蔭權,在他眼中:「房地產市場是香港經濟的重要基礎,與民生息息相關,對不少市民來說,房屋是他們最重要的資產。」(註2)徹底忘記房屋是市民居住之所的基本概念。

1997年起全球經濟低迷,香港樓價下跌,業主感到損失,地產業淡靜,在財勢人士的壓力下,2002年政府屈服,時任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的孫明揚宣佈9項「穩定」樓市政策,包括:停售居屋,大幅減建公屋,停止定期拍賣土地,由地產商透過「勾地表」控制土地供應,結果土地供應大減。

曾蔭權出任行政長官年代土地供應萎縮
轉載自許沂光博客 http://bit.ly/2mbiRvB
土地供應減,房屋供應相應下跌,到了曾蔭權執政後期,建屋量不及2002年的四成。香港政府經常說「小政府,大市場」,2002年實際上以政府行為扭曲了市場,結果給地產商鑽了空子,操縱樓價,颷升至普通人不能負擔的「癲價」,地產商得了暴利,市民變相向地產商「交重稅」,成為隱形的奴隸,工商百業則長期捱貴租,大家辛苦勞動的成果都變成地產商及「投資者」的富貴,一則貧富懸殊加劇,二則住屋問題惡化,劏房湧現,成為1960年代滿山木屋的翻版,只不過今次的惡劣居住環境隱藏在多層大廈之內,到了今天,更淪落到「納米豪宅」的黑色喜(悲)劇。


曾蔭權任期末建屋量約為2002年四成
(底圖來源:www.midland.com.hk

2011年,曾蔭權承認政策失誤,導致樓價急升到超出市民負擔能力,同時宣佈復建居屋(註3),但是為時太晚,市民已經形成「地產霸權」和「官商勾結」的印象,導致民怨累積。2012年政府換屆,取消勾地表,從地產商手中奪回土地供應的主導權,積極開展建屋工作,可惜土地供應鏈斷了多年,不能短期內扭轉,建屋又動輒需時數年,五年之間市民看不到立竿見影的效果,更不幸的是世界各地游動資金湧港,進一步推高樓價(見2017127文章,註4),「上樓難」的苦惱遲遲不減,焦急卻不斷增加,社會燥動增溫,碰上其他方面的觸動,2015年的「佔中」幾乎是無可避免之事。

為了香港的長治久安,我們市民必須重整自己對住屋的看法,視自住的物業為「家」而不是「投資工具」,不要為價錢起落擔憂,政府則應視「市民有屋住」為己任,以多元方法提供市民能負擔的住屋,如多建公屋和居屋等,同時不應把房地產視為「投資市場」,而應在「雙辣招」之外,增添手段抑遏地產市場的投機成份,如空置稅、資產增值稅、限制外地人購買等。當市場失效,不能供應市民能夠負擔的生活必需品時,我們再不能迷信「自由市場」。

香港房屋政策必須重歸正軌,基礎是視「住屋」為生活的必需品,而不是給某些「聰明人」不勞而獲地賺錢的「投資/投機工具」,正如最近內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註5)所說:「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


1     香港房屋委員會網頁 「公屋發展歷程」 公屋發展歷程
2     200810月施政報告    http://www.policyaddress.gov.hk/08-09/chi/p34.html
3     201110 月施政報告    http://www.policyaddress.gov.hk/11-12/chi/pdf/Policy11-12.pdf
4     《草雲居》 2017年1月27    「香港人無屋住的根本原因在『地產投資/投機』」



2017年2月6日 星期一

無聊研究系列:玄奘法師 - 烏茲別克至古印度(七)


縛喝南下至濫波

《大唐西域記》記載玄奘離開縛喝後的行程如下:「從縛喝國南行百餘里,至揭職國 東南入大雪山 行六百餘里,出覩貨邏國境,至梵衍那國從此東行入雪山,踰越黑嶺,至迦畢試國 自此東行六百餘里 越黑嶺 入北印度境,至濫波國。
 
8  揭職、大雪山、梵衍那、畢迦試
玄奘往印度必須跨過大雪山,即是興都庫什山脈,從縛喝南下只會碰上山勢較低的餘脈,比從活國南下容易得多,《校注》單靠對音考據無法確定揭職國的位置,但是根據衛星圖片(圖5),縛喝以南有今名Sulgara的南北縱長綠洲,當為揭職國所在,玄奘在綠洲南端循河谷轉向東南進入山區(圖8),其後借助不同的河谷穿行,穿越大雪山到達梵衍那,即今Bamyan,是山脈之間的狹長山谷綠洲,2001年塔里班炸毀的大型立佛,就是此地的名勝。圖8中的路線根據衛星所見道路繪成。

衛星圖片顯示,從梵衍那往東是筆直和狹長的山谷,盡頭是大片農耕土地,就是《大唐西域記》着墨較多、「周四千餘里」的主要大國迦畢試,《校注》稱此地古名Kapisi,與迦畢試對音,曾經是貴霜帝國(公元前二世紀至公元三世紀)的夏都,號稱Bagh-i-Alam(波斯語,意譯世界的花園),後演化為今名Bagram
 
9  迦畢試至古印度境內的濫波及那揭羅曷
由迦畢試往印度的路線上,下一個群山中的綠洲位於今阿富汗Laghman省內,衛星圖片(圖9)顯示由兩條河匯合組成Y形,在底部與喀布爾河會合,滋潤較寬闊綠洲,Laghman與濫波對音,此處當為濫波國所在,至此玄奘進入了古印度境了。

《大唐西域記》又記載:「從此東南行百餘里,踰嶺,濟大河,至那揭羅曷國」。那揭羅曷與今阿富汗Nangarhar省對音,句中的「大河」指由東北面來、水量較豐的Kunar河,在這裏與喀布爾河會合,滋潤大片綠洲,有今名Jalalabad的城市,往前再走不遠就是著名的開伯爾隘口Khyber Pass,是古往今來從西方世界進入印度的最主要通道,公元前四世紀亞歷山大大帝東征印度也在此經過,如今則是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邊界。

雖然自此前往現今的印度還有一段距離,但是最後艱難路段已經完結,前面農耕處處,旅途變得方便,玄奘法師正式展開學佛遊歷,也同時深入認識印度,在《大唐西域記》寫下大量有關印度的篇章,成為印度史的重要原始資料。


全篇完

今年是火雞年,不是金雞年


農曆新年前後,不少傳媒和廣告用了「金雞報喜」的詞語(註1),使人以為雞年的雞一定是「金雞」,實際上,因為香港人很喜歡金錢,不管是甚麼生肖,都要冠以「金」字,去年猴年,傳媒也同樣地在農曆新年期間講「金猴獻瑞」(註2)。

圖片鳴謝:蔡伯勵先生
農曆年的命名由天干和地支組合而成,今年是丁酉年,「丁」是天干,「酉」是地支,天干有十個,依次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地支則有十二個,依次為: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而後者同時對應十二個生肖: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

雞年對應的地支是「酉」,而「酉」的五行屬性是金,所以講「金雞」有一定道理,不過年的天干也有五行屬性,每個甲子的六十年循環中,「雞年」的天干,只有五個可能性:乙、丁、己、辛、癸,即是雞年只會是:乙酉、丁酉、己酉、辛酉和癸酉,而這五個天干的五行屬性如下:乙屬木,丁屬火,己屬土,辛屬金,癸屬水(註3)。

今年雞年是丁酉年,天干屬火,由於「X酉」年對應「Y雞」年,從語言學角度看,今年X是「丁」對應Y是「火」,丁酉年稱為「火雞」年才對。

雞年的雞不一定是金雞,其實今年是火雞,十二年後的己酉是土雞,還要多等十二年到公元2041的辛酉,才是真正的金雞!


1     例如:東方日報 2017128 「金雞報喜財運享通」  
2     例如:星島日報 2016210 「金猴獻瑞笑面化戾氣」
3     廣經堂通勝  蔡伯勵編

2017年2月5日 星期日

無聊研究系列:玄奘法師 - 烏茲別克至古印度(六)

縛喝周邊國家

在詳細形容縛喝的情況後,《大唐西域記》:「從大城西南入雪山阿,至銳秣陁國 西南至胡寔健國 西北至呾剌健國」

這些地方離中國極遠,《校注》考據這幾個地方似乎碰上困難,銳秣陁定於遠在東面數百公里外的興都庫什山山麓,方位不合,顯然錯誤。胡寔健在縛喝的西南再西南,不可能像《校注》所稱位於縛喝和木鹿(今Merv,又稱Mary,今土庫曼國境內,位置見圖7)兩地之間,因為木鹿在縛喝的西北偏西,方位不對。至於指呾剌健為今塔里寒Talaqan(又稱Taleqan)也是錯誤的,因為塔里寒靠近活國Kunduz,位於縛喝以東二百多公里外,方位不合。順便一提,塔里寒Taleqan是宋長春真人邱處機與成吉思汗見面的地方(註4)。

要弄清楚這幾個國的定位,現在可以從衛星圖片入手,圖6顯示這一帶十分乾旱,只有數處由河流滋潤的綠洲及農耕地,玄奘所提各國應該對應這些地方。
 
6  縛喝西南行的推斷路線
「西南入雪山阿」的「阿」讀如「阿房宮」的「阿」,意思是山的凹下處。玄奘來到縛喝地區相信已是秋天(註5),高分辨率衛星圖片顯示縛喝西南是山峰群體,此時應已蓋雪,縛喝西南方約100公里處,山中有一今名Sar-e Pol的河谷綠洲,十分配合「雪山阿」的說法,因此我定此地為銳秣陁國所在,這個綠洲很小,南北縱向,符合《大唐西域記》「東西五六十里,南北百餘里」的形容。《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記載:「時縛喝西南有銳秣陁胡寔健國,其王聞法師從遠國來,皆遣貴臣拜請過國受供養,辭不行,使人往來再三,不得已而赴」,玄奘到過此兩國應無疑問,但是他沒有理由硬要在山中兜兜轉轉,最方便是從縛喝西行,沿着相隣的河道走到今名Sheberghan的綠洲,然後沿着河谷南下。

《大唐西域記》稱胡寔健國在銳秣陁西南,其地「東西五百餘里,南北千餘里 多山川,出善馬」,地域頗為廣闊,考查衛星圖片,Sar-e-Pol西南數十公里處山中河谷農耕地區今名Kurchi,與胡寔健似有對音關係,在其周圍廣闊的範圍,有數條指爪狀的綠色河谷,都有農耕地區,非常符合玄奘「多山川」的描述,因此幾乎肯定這裏是胡寔健國所在。
 
7  縛喝西北的呾剌健國推斷位置
                    波斯國界根據吳于廑(1988)(註6
「西北至呾剌健國」一句若從銳秣陁出發,衛星可見它的西北方是今稱Sheberghan的綠洲(圖6),或可視為呾剌健所在,不過《大唐西域記》稱:「東西五百餘里,南北五六十里 西接波剌斯國界」,應為東西橫向的長條形, Sheberghan形狀毫不匹配。但若從縛喝出發在衛星圖片(圖7)往西北找尋,可見阿姆河兩岸組成長條形的綠洲,大小和形狀符合長條形的要求,而且位置靠近當時薩珊波斯的邊界,符合《大唐西域記》「西接波剌斯國界」的描述,因此我推斷這是呾剌健所在,此地遠離縛喝更甚,《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也對呾剌健隻字不提,相信玄奘法師在趕往印度途中,沒需要也不可能來到這裏。

6     吳于廑主編:大學世界歷史地圖   人民出版社 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