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8日 星期三

行山鞋魂斷吊燈籠


上星期從香港東北的烏蛟騰往著名的山峰吊燈籠,眺望印洲塘和荔枝窩村,旅程本來很普通,不過途中行山鞋解體,魂斷吊燈籠,整件事離奇而滑稽,反映消費主義時代的荒誕,因以為記。


 當日微風細雨,山野雲霧飄揚,經過九担租村後,左轉小路上山,於叢林中穿行,衣履盡濕,較陡峭處略需攀登,走不了多遠,同伴告訴我「腳踭甩底」(鞋底於腳踝處與鞋體分離了),鞋底A和鞋體底B兩個部件,在圖中”A”字的位置分離,不過由BCD組成的鞋體還是完整的,腳墊C全留在鞋殼D之內,鞋體底B則仍緊黏着鞋殼D底部的周邊。

完全解體的行山鞋
同伴經驗豐富,二話不說,取出一條稍有彈性的索帶,把分離部分縛緊,鞋的形狀回復正常,於是我又可以繼續往上走。到了吊燈籠峰頂,在縹緲雲霧中觀看由島嶼圍繞而成的印洲塘,雍容優雅,仙境大概也不外如是,轉頭看山谷裏的荔枝窩村,則是仙境裏的人間,閑靜與安寧中隱隱釋出無盡的生機。

此行目的既達,遂轉往芬箕托,坡不太陡,但間中有些地方需要跨過大石,在其中一處往下踏之際,但覺腳底輕輕一震,鞋底整塊脫落,走不了兩步,一件不知名物體從腳底射出跌在地上,原來是EF兩件部件,鑲嵌在腳弓處增加強度和韌度,同伴笑說這對鞋結構不簡單,是對「好鞋」,我見不能把它們重新安裝,於是把它們收起放好。

這時原先繫上的索帶再也捉不住鞋底了,感謝同伴犧牲他的頸巾充當綳帶,以急救的方式包紥,恢復鞋的形狀和部份的結實感,雖然不是完美,不過可以繼續緩步而行,其後轉入往烏蛟騰的山徑,下坡之路頗陡,小心奕奕行進之際,忽然腳底「噗」的一聲,鞋內的腳感到一陣寒風,檢查之下發現BD分離了,早已濕透的腳墊C鑽出了鞋殼,原來鞋體爆炸了和徹體解體!心中即時的反應是「離奇」、「滑稽」、「荒誕」,不是說現在是高科技時代嗎?怎麼可能鞋會爆炸解體?
由索帶和頸巾縛緊的行山鞋(攝於完全解體後,鳴謝:CY Chu)
來到這個地步惟有面對現實,勉強把各個部件擺好位置和重新縛緊,但是部件之間再無實質聯繫,因此每次提腿都會出現鬆動,走不遠就要調整,最後一段路只能蹣跚而行,幸好已經接近烏蛟騰,捱一下就到了。

事後跟朋友談起,知道原來行山街解體是很常見的事,不少人會多帶一對鞋行山,也有人索帶隨身以備不時之需,我是少見多怪,他們還告訴我,解體不是價錢問題,貴價品牌也難倖免,關鍵在於如今行山鞋改用黏貼方式製造,而不是傳統以線縫製而成。

如果以線縫製,鞋一樣會破爛,不過會逐漸發生,物主有機會見到蛛絲馬跡和加以縫補,絕不會在山上忽然解體,可是現代企業純粹以方便機器製造為上,結果選了黏貼而出事,此外消費主義泛濫,行山鞋被塑造成「型格」和「潮流」的消費品,廠家不斷推出新款式,鼓勵物主貪新忘舊,因此不再重視耐用,毫無動機製造結實耐用的行山鞋,難怪解體事件層出不窮。

社會上不少人受廣告荼毒,擁有多對行山鞋,購買時只顧款式而不要求耐用,以致縱容廠家粗製濫造,結果行山鞋解體事件竟然多到演化成可接受的現象,簡直不可思議。

今次我的行山鞋魂斷吊燈籠,第一身的經歷在解體現場但覺離奇和滑稽,回家之後,思前想後,卻讓我看到事件背後消費主義之惡與荒誕,謹此記之。


2017年1月9日 星期一

香港霧霾 – 大局與微觀


昨天(18)香港視野迷濛,部份地區的市民大概嗅到刺鼻的臭氧味,空氣污染水平很高,這種現象英文稱為smog,香港天文台中譯為「煙霞」,內地則稱為「霧霾」,昨天的污染達到影響健康的水平,環保署發出特別新聞稿(註1),提醒市民防備,又指出香港「受背景污染較高的氣流影響,而微弱的風勢亦不利污染物擴散」

由於過去一段日子報章有不少北京霧霾的報道,很多人以為香港的霧霾來自北京,不過其實由北京到香港,千里迢迢,途中污染物或因雨截留,或已擴散而變得較為稀薄,不可能為香港帶來昨天錄得的高污染水平,哪麼昨天的污染究竟來自何方?我們可以嘗試從衛星圖片找答案。

1  201718下午一時左右衛星圖片 (鳴謝:香港天文台網站
從衛星所見,陸地上西部矇矓,東部相對清澈,甚至見到綠色的山巒,至於海上,珠三角西南方、由虛線標示的一片海面最為矇矓,昨天廣東這一帶大致吹東北風,因此可以推斷是上游地區包括珠三角的區域性污染物質,以霧霾的形式隨風飄移出海的後果,香港剛好位於這團污染空氣的東面邊界上。

再往東的海面矇矓程度較底,但是又算不上清澈,細心觀察,可以見到矇矓的空氣從沿岸地帶伸延到海面,因此這片海面受沿岸城鎮排放的污染物影響,只是排放的強度上相對稍低而已,即是說,如果昨天有海洋氣流來到香港,其實也含有污染物質,不是絕對的乾淨。要找真正乾淨的空氣,去到圖片的東南角海面,才有清徹透明的感覺。

綜合以上的觀察,今次香港出現霧霾的大局是:隣近的內陸,尤其是香港以北與西北方向的區域性污染物排放,疊加背景的北風(東北或西北),把污染物送到香港

昨天香港境內的污染情況,主要因為境內視野矇矓而吸引了大家的注意,而能見度又主要與空氣中的懸浮粒子有關,其中以微細的粒子PM2.5最影響身體健康,讓我們看昨天各個空氣污染監測站錄得的最高讀數。
 
2  201718香港環保署空氣污染監測站最高PM2.5讀數    (數據鳴謝:環保署)
背景圖是可見光衛星圖片,顯示香港西面空氣污染程度高,東面程度低
東涌和屯門的高PM2.5數字,源自珠江口上的污濁空氣。新界中部和大嶼山的陸地日間在太陽曝曬而變熱,熱空氣上升造成吹向陸地的海風,把珠江口上的微弱北風氣流變成偏西風(詳細的解釋請參考註2),把污染物送到東涌和屯門。數字由東涌的141遞減至元朗的68,顯示嚴重污染的主流在較西的地方。

荃灣的高讀數也可以理解為海風作用的結果,香港島中西區和東區兩個站的讀數偏高,則相信與大嶼山和港島的山脈走向有關(註3),至於塔門和將軍澳的低讀數(4650),反映香港東部受來自海洋的海風影響,與前述的大局吻合。

另外大家也應該注意臭氧的情況,昨天香港各地最高臭氧讀數展示如圖。 
 
圖3  201718香港環保署空氣污染監測站最高臭氧讀數    (數據鳴謝:環保署)

香港西部地區的高臭氧紀錄是意料中事,但是元朗、大埔和塔門的高濃度臭氧,是一般人沒有想過的,翻查風向紀錄,相信是源自深圳的城市空氣,在北風背景下順流南下所致,因此雖然說霧霾的出現有一定的大局,但是香港的地理位置、自身的形狀和山脈配置,會產生微觀的效果,造成污染物分布在境內的微妙變化。

要認識香港,既要知大局,也要懂微觀。


1     環境保護署201718新聞稿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1/08/P2017010800675.htm
2     《草雲居》 2015810  88高污染日的氣象角度」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hk/2015/08/88.html

3     《草雲居》 2015824  「不能呼吸的空氣再來,多一點思考」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24.html

2017年1月7日 星期六

香港視野東西太不同


昨天(201716)下午去了一趟天水圍,離開鐵路站,立即發覺視野模糊,明顯比我的住處(九龍半島東岸)差,回來檢查了有關信息,顯示香港境內東西兩面的能見度出現很大的分別,跟香港的地理位置和海風這種中尺度現象有關。

昨天下午二時天文台發布的能見度分布圖內,帶星號的數字來自海事處船隻的目視報告,不帶星號的是天文台的儀器讀數,由於兩者方法不同,不宜交叉比較,我們集中看同類的數字。
2017年1月6日下午二時香港能見度 (鳴謝:香港天文台網站)
海事處報告西部海域龍鼓水道能見度為1,800(即是不足2公里),遠低於東面海域橫瀾及蒲台島一帶的6公里,至於天文台儀器,位於西部的赤鱲角能見度為7公里,也僅及東面橫瀾島14公里的一半,綜合所有站點,能見度西面差、東面較好的形勢,十分明顯。

讓我們看昨天下午香港境內的風向,大致上東部吹東風,西部吹西風,反映了背景風力微弱下日間海風的作用,以前的文章談過類似的情況(註1)。由於風向分布是這個樣子,覆蓋香港東西兩面的氣團的來源就截然不同了,西部的空氣來自上游珠三角內陸一帶,東部的空氣則來自海洋。
2017年1月6日下午一時香港風向  (鳴謝:香港天文台網站)
再讓我們借助人造衛星圖片來檢視兩個來源空氣的分別,香港以東的海面空氣清澈透明,香港以西和西北的廣泛地區則一片矇矓,對比強烈,根據6日媒體報道(註2),廣州正受霧霾影響,已發出了黃色霧霾預警。至於風向,雲圖中的雲街可能大致顯示(註3),珠三角地區大致吹西北風,內陸霧霾隨風而下,越過珠江口,來到天水圍、屯門、赤鱲角、東涌,甚至跨過大嶼山去到長洲,能見度應聲而下,避無可避,香港東部則幸運得多了,低污染的海洋氣流撐起大局,能見度維持在高水平,這裏的居民難得在霧霾大軍壓境下,繼續享受清新空氣和良好視野。
2017年1月6日下午二時左右人造衛星圖片  (鳴謝:香港天文台網站)

後其實還有一個問題需要解答:明明是冬天,香港北面有高氣壓,為甚麼不是整個華南都吹北風,而偏偏香港以東的海面向東風?這個跟華南的山嶺有關,不過說來話長,將來有機會再討論。

講到視野和能見度,香港東西大不同,大家將來選擇居所,是否要注意一下?


1           《草雲居》 2016730日    「作打風」
2           香港01  201716   「霧霾殺廣州」
3           《草雲居》 2015531   「一張雲圖,很多故事」


2016 - 有紀錄以來全球最熱的一年


不是意外的最新消息:2016是有紀錄以來全球最熱的一年。
歐盟的 Copernicus Climate Change Service 剛發表了以上消息(註1),指2016的全球平均氣溫是14.8度,比18世紀中葉工業革命前高出1.3度。
最近一百多年的全球溫度趨勢
右面標尺顯示工業革命以來的升溫
圖片來源:Copernicus Climate Change Service
巴黎氣候峰會奢談要把全球平均氣溫的上升速度控制,不要比18世紀工業革命前氣溫高超過1.5度,事實是所餘差距只有0.2度。但是科學家早已指出:就算人類立即消失,二氣化碳排排放減到零,可惜由於大氣層的慣性關係,氣溫還會上升0.5度左右,所以1.5度的「目標」已經肯定失敗!
我們怎樣生活,決定未來世界的狀態,年青人尤其要注意:令天作的業,將來自身要承受後果,所以必須醒覺地選擇簡約、儉樸、省能的生活方式,緩減地球升溫,為自己的未來創造一線生機。
註:權威的氣溫紀錄有待聯合國世界氣象組織宣佈。


1      Copernicus Climate Change Service 2017年1月5日新聞發布

2017年1月3日 星期二

守護郊野公園 - 不能永遠只要求自然退縮

以前郊野公園是一個無人談論的話題,但是最近幾年,個別團體不知何故反覆宣稱必須從郊野公園要地,才會有地建屋,結果炒熱成為公眾話題。但是這是一個偽命題,香港在平原地上可以建屋的土地很多,此時此刻,把找尋土地的矛頭,指向基本上位於山區和大部份是集水區的郊野公園,是誤導和不必要的,而且我們必須了解郊野公園的緣起和本質,才能正確地理解不能動郊野公園主意的原因。

第一批香港郊野公園於1977年成立,跟民政主任制度、廉署和中文成為法定語文同期,是回應1967年社會動亂的措施之一,希望藉着香港山野豐富的自然資源,向市民提供「康樂」和「教育」的場所,讓大家享受自然的悠閒,在勞碌之餘,生活可以多些趣味、少些怨憤。正如台灣社會所講的「衣食住行育樂」,做人不只需要物質,也需要「育」和「樂」代表的精神生活。

遊人在享受清水灣郊野公園的空間(鳴謝:ilovehongkong.hk)
四十年來,兩、三代香港人在郊野公園度過無數歡樂時光。不少人去過郊野公園燒烤、野餐、行山、露營、看風景等,心中都有一些美好的回憶和開心的感覺,這些感覺幫助香港人將日常城市生活的逼迫感消化於無形,是我們香港人不斷為生活努力打拼的營養。去郊野公園實際上等於為生活加油,間接促進整個城市的生命力和生產效益,所以我們絕對不可以像某些地產商一般見識,認為「郊野公園不建屋是浪費土地」。

過去數十年,香港有人講「發展與保育平衡」,可惜每次「平衡」的結果都是「保育」被妥協,以自然生態環境退卻為結局。舉例說,錦繡花園和落馬洲一帶以前是大片濕地,如今建了住宅和馬路而沒有了,例子數不勝數。

長久以來,香港萬事以「發展」為先,「保育」不斷被妥協,自然不斷被破壞蠶食,所謂「平衡」從來不存在。來到今日,向郊野公園要地,侵蝕平民百姓康樂活動的最後堡壘,甚有可能觸及香港大眾的底線,政府最好不要打郊野公園的主意,甚至應該反過來增加郊野公園的總面積,為勞累的香港人守住呼吸自然空氣的空間。

註:本文於2017年1月2日香港電台「左右紅藍綠」節目播出
http://podcast.rthk.hk/podcast/item_epi.php?pid=390&lang=zh-CN&id=85201

2016年11月19日 星期六

香港第二機場急不容緩


深圳政府視野寬闊,正着手計劃深圳第二機場,跟鄰近地區合作,以速成法擴大航空業容量!

香港機管局眼光狹隘,只管推三跑,香港沒有第二機場,已經落後於形勢。

報章報道:「正在研究深圳第二機場選址的深圳,已屬意佈局惠陽,兩地政府已展開相關洽談。業界人士指,目前深圳和惠陽已在交通基礎設施展開對接,也為雙方在深圳第二機場的合作增加可能性」(註1)。

回望香港,第三條跑道問題多多,又貴又無用。早在2014年,有識之士已經提出興建香港第二機場,以滿足航空業的長遠需求(註2),前民航處處長林光宇先生公開表達了同樣看法,詳情可參閱人人監機會文章(註3),2015年初我更具體地提出以澳門機場為香港第二機場的概念(註4)。

非常遺憾,某種我們無法理解的推動力令機管局一意孤行,不顧各方提出的有力反對理據,硬是把第三條跑道視為提升航空業容量的唯一方案,結果落得如今的地步,以震動全球的天價興建效用存疑的三跑,世界各地的工程顧問公司均磨刀霍霍,準備搶吃這塊肥肉。

機管局經常以廣州機場已興建三跑和深圳機場將興建三跑來唬嚇香港人,說不建三跑便會失去競爭力,殊不知廣州吃了三跑無用的苦頭後(註5),已經展開第二機場的策劃,選址正在熱議中(註6),深圳方面顯然也悟到三跑無用的道理,積極以行動開展第二機場的籌建,並且落實到選址惠陽和建設連接惠陽與現有深圳機場的城際鐵路的階段。
 
赤鱲角機場和澳門的距離,比深圳機場和惠陽的距離短
地圖清楚顯示,赤鱲角機場和澳門的距離,比深圳機場和惠陽的距離短,而且港珠澳大橋即將落成,據稱通過大橋車程僅需二十分鐘,來往兩個機場十分方便,轉機不會比倫敦希斯路機場轉機花更多時間。

深圳可以跟惠陽談合作,因此香港與澳門當局洽談合作,由澳門充當香港第二機場,絕非妙想天開,而是提高香港航空業容量的捷徑。這個構想的優點不少:
(a) 澳門機場已有匹配的空域,沒有空域限制
(b) 澳門機場跑道離飽和甚遠,可即時提供不少航班
(c) 澳門機場是現成的,巨額工程費用可免
(d) 不必填海,不破壞海洋生態
(e) 香港和澳門都是特別行政區,凡事好商量
(f) 可用直通專車連接兩個機場
(g) 珠港澳大橋的投資發揮更高效益
(h) 避免了與毗連城市重複建設和惡性競爭

「香港-澳門」機場方案,省錢,省時,省功夫,而且提高航空業容量的效果立竿見影,機管局何苦死死束縛自己的思維,跳不出香港的四方邊界框框,花錢,花時間,花氣力填海,還要嚴重破壞海洋生態,建一條至今效用存疑的三跑?!

深惠城軌預計2022年通車,也許深圳第二機場隨後不久就會建成,但是第三條跑道2023年大概還在趕工,而且空域遲遲解決不了,建成也功能殘廢,對香港航空業沒有實質幫助。

香港必須當機立斷,擱置第三條跑道,盡快與澳門當局談「香港第二機場」,爭取搶佔先機,提高航空業容量,否則時不與我,不出幾年,香港便會落在深圳之後,到時再談甚麼航空樞紐,將盡是明日黃花!

香港第二機場急不容緩。


1     文匯報  2016年9月9深圳第二機場或佈局惠陽   http://news.wenweipo.com/2016/09/09/IN1609090069.htm

2     張量童:「第三跑太短視 建第二機場一勞永逸」,見2014625經濟日報     http://bit.ly/2fe2f1H

3     姚松炎、周月翔:「三跑成本遠超效益,區域第二機場遠勝三跑」,見2015327人人監機會臉書   http://bit.ly/2g7GtLZ

4     草雲居 2015年3月28  「《香港家書》:第三條跑道和第二機場」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5/03/blog-post_28.html

5     草雲居 2015年3月3 「廣州白雲機場第三條跑道的痛苦經驗」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5/03/blog-post.html


6     南方網 2016年10月27  http://news.southcn.com/gd/content/2016-10/27/content_158435275.htm

2016年11月17日 星期四

三跑融資必須盡快搞清楚,以免領匯事件重演


今天(117)新一屆立法會的三跑委員會開會,議員敦促必須提前討論三跑的融資(註1),否則機管局與銀團簽了貸款合約,大錯鑄成,立法會才討論就毫無意義了。

三跑的所謂「融資方案」,一般人難以理解全局,只概略知道:建築工程預算約1,400億,對外公布的融資比重為:機場建設費佔260億(18%)、扣下不上繳的每年盈餘佔470億(33%)、借貸及發行債券佔690億(49%)。(註2

機管局公布融資方案時,沒有向大家講,很多人也沒有想到:借貸及發行債券得到的金錢,雖然可以在三跑建設期間支付工程費用,說到底始終需要真金白銀償還。但是還債的錢又從何而來呢?不可能從天上掉下來吧!

目前的情況,十足像財務公司在電視賣廣告:你欠下信用卡數,只要向財務公司「融資」,你的卡數就會消失了。這是財金界敗類欺騙年少無知者的技倆,令他們永遠以全部每月收入交付超貴的利息,不能跳出負債的深淵,成為財務公司的奴隸。

如今在赤鱲角機場出現類似情況,先有人引誘香港人建造超貴的千億三跑工程(等如消費主義引誘人買沒有必要的手袋或鑽石首飾),然後我們被遊說以「融資」解決,但不告訴我們要還錢。將來赤鱲角機場每年的盈利和機場稅大有可能長期花在交付利息,赤鱲角機場變成人家的提款機,香港人不斷在機場勞動和交建設費,但實際上在為銀團服務,更不要談機場得不到甚麼金錢回報。

這怎說得上是審慎的商業原則(註3)?在我看來,是白白把香港的家當送給銀團

對於三跑的融資安排,社會上不斷有聲音要求機管局把詳情公開,但是機管局給我們知道的只限於上面提到的幾個數字。如果我指三跑的債將來會變成永久的債的說法有錯,歡迎機管局把還款的計劃公開告訴市民,令大家安心。

可惜至今機管局拒絕承諾甚麼時候會把債還清。

我們的社會能否扮作看不見不妥之處,隨便讓機管局為香港市民製造一筆將來我們逃不掉和可能「直到永遠」的債嗎?

領匯事件香港人付出了沈重代價,也應該得到了沈痛的教訓,赤鱲角機場正以另一形式走上當年屋邨街市和商場的老路,香港人不可能糊裡糊塗重蹈覆轍。

大家必須發聲,立法會的代議士必須為香港社會的最大利益發言,並以具體行動阻止機管局把香港人的家當輕易送給銀團,成為他們將來的歛財工具。


1        東網 2016年11月17 「三跑委員會黃定光任主席 議員促提前商融資」  http://bit.ly/2fI7qVC

2        HK01 2016年7月31 「機場明起徵三跑建設費 短途收$90 長途最貴$180http://bit.ly/2f77osg

3        《機場管理局條例》第6條(1):「管理局須按照審慎的商業原則處理其業務」